怎么做到的?冤案获赔160万元 4年后却因偷牛自首

发布时间:2018-12-10 23:26    

      G224国道往三亚方向43公里处,再过几百米就是海口市秀英区东山镇新岭冲村。2014年,黄家光沿着这条国道回到家中,结束了17年冤狱生涯。2018年,同样在这里,他因盗窃耕牛被村民堵截后,打电话投案自首。目前,黄家光已被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刑事拘留。

黄家光(右二)被押送去指认现场村民叹息黄家光是个苦命人,本性并不坏

在新岭冲村村口的小卖部门口,搭建的铁皮篷房下,村中的中老年人热情似火地打着牌九。“纯属娱乐。”小卖店老板娘如是说。牌九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村庄,这或许也是空巢村落中大多数中老年人的娱乐方式。另一张桌子前面坐着几名老人,手拿码纸,非常认真地推算着下一期的开奖号码。如果听到村后面黄氏宗祠旁边的公庙有鞭炮声,要么家中有喜事,要么可能是谁买彩票中奖了。

黄家光家的两层楼房

    黄家光的新房坐落在村子的公庙旁,截至目前,他的新房在村里仍然格外亮眼。谈到黄家光,村里人无不惋惜,今年76岁的村民黄进富说,黄家光是一个苦命人,幼年丧母,出狱前一年丧父,长姐也离开了人世。黄家光只能和两位哥哥相依为命,二哥常年在海口打工,和黄家光沟通较少。大哥大嫂有四个子女,没了工作的黄家光,和哥嫂住在一起。在村民陈爱连看来,黄家光的本性并不坏,只是有些不太合群。村民们都认同,黄家光是苦命人,对于重获自由后的黄家光走上犯罪的道路,村民们认为,这是他“自我膨胀”,“自我迷失”,“交友不慎”以及“婚姻不幸”。

自我膨胀抽“中华”,常去镇上吃喝、打麻将

    黄家光爱好并不广泛,偶尔会去小卖部和留守的中老年人玩一会,周围的人都知道黄家光喜欢抽烟,而且烟瘾很大,他的牙齿、手指都被香烟熏黄了。村民说,黄家光有钱的时候喜欢抽“中华”,后来没钱了,就买每包10元或者10元以下的香烟,就这样一个人,坐着在村口的小卖部门口抽闷烟,极少与他人交流。有村民说,从吸烟就可以看出黄家光的经济状况,原来抽“中华”的时候几乎不会在村子的小卖部停留,那是他最有钱的时候,有钱的时候黄家光喜欢去永发镇吃喝、打麻将。“有钱了就见不到人了,能见到他的时候他肯定经济又‘吃紧’了。”黄家富说。村民梁英兰记得,5日早上,黄家光在路口的小卖店里花了26元钱购买了一包玉溪香烟。黄家光买了香烟没多久,警车呼啸而过,在离小卖店不到一公里的地方,黄家光在路边等着警车,他投案了。

    2016年,黄家光几乎将公庙“承包”了,因为在东山镇新岭冲村,但凡家中有喜事或者彩票中奖,必定会在村里的公庙前燃放一挂鞭炮。那一年,黄家光喜事连连,新居门口的公庙隔三差五就会响起鞭炮声。这两天,黄家光新居门口的公庙旁接二连三响起了鞭炮声,放鞭炮的是黄家勇,新岭冲村的村小组组长。黄家勇燃放鞭炮是为了庆祝自己的耕牛失而复得。12月5日,在黄家友燃放鞭炮的公庙旁,几名民警押着黄家光来指认了现场,随后离开村子。黄家勇认为,黄家光走上犯罪道路和交友不慎分不开。黄家勇认为,和黄家光一起偷牛的,有可能是跟他一起玩的朋友。对于其他几名参与偷牛的人,村民们说,其中一人应该是附近村里的,其余的人,他们都没见过。

对于一个平时在村子里少言寡语的人,如何和外界熟练地交流?村民黄家富认为,现在通讯太方便了,黄家光有手机,也会使用微信,可能在他的微信上有自己的朋友圈,或许交友不慎,让他成了盗窃黄牛的人。

G224国道往三亚方向43公里处

自我迷失往车上装牛时被村民抓现行

    新岭冲村位于海口秀英区东山镇,黄牛对有些村民来说,不光是家里非常重要的劳动力,还是一家人的希望。一头黄牛,在当地价格一般都在万元以上。12月5日一大早,黄家勇发现家里的三头牛不见了,他骑着电动车一直寻找,直到中午12时2分,在G224国道42公里附近发现了异常,他发现了一辆厢式汽车。“我当时就感觉很奇怪,上前看了一下,发现他们正准备装我的几头牛。”黄家勇当即打电话告诉村民,听说有人偷牛,新岭冲村和周边村子的几百名村民都赶来了。因为担心村民会有过激行为,黄家勇和其他先到的村民将黄家光放走了,其他3名偷牛贼被村民堵在现场。东山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村民们将3人交给了民警。

婚姻不幸婚后不久,老婆就回了娘家

    在有些村民看来,黄家光的婚姻从开始就是错误的。有村民说,黄家光在谈恋爱时,脖子上戴着一根粗金链,手上也戴着大金戒指,但随着他生活每况愈下,村民们发现,黄家光脖子上的金项链不见了,金戒指也消失了,就连平时经常骑的电动车不知什么时候也没了。村民陈爱连在村口拉着家常,对于黄家光的老婆,她说,只见过两次,其中一次是在黄家光的婚礼上。村民说,黄家光的老婆结婚后不久就回了娘家。在派出所里,黄家光对于自己的婚姻也接连摇头,他认为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有村民说,在黄家光偷牛案发前,曾经见过其妻子,自从黄家光被民警带走后,其妻子再没出现过。

记者在黄家光的新宅前发现,二楼的房间都是空荡荡的,在一楼开窗的位置,电冰箱的纸箱还非常新。黄家光的哥哥骑着摩托车带着老婆急匆匆前往地里,对于黄家光偷牛一事似乎根本不愿提起,从村口骑着摩托车头也不回驶向自己的农田忙活去了。

昔日助黄家光伸冤的凌利生,讲述黄家光出狱四年来的生活历程:为之痛心,更多是可怜

    自2014年沉冤昭雪得以出狱,到如今因涉嫌偷牛被抓“二进宫”,在这四年多的时间里,黄家光的生活到底发生了什么?昨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黄家光身边的亲人、朋友、村民,试图还原他四年间的人生轨迹和心路历程。而其中,不能不提的是曾经帮助他沉冤昭雪的凌利生。2005年,在黄家光身处冤狱期间,当时的海南特区报记者的凌利生多方奔走调查,寻找到30多位相关人士了解案发情况,并从监狱里带出了黄家光手写的“遗书”,对此案进行了多次报道。出狱后的数年间,黄家光与凌利生始终保持着联系,2016年至2017年间,黄家光还在凌利生投资的农庄里担任总经理。那么,四年多里,黄家光的生活到底发生了什么?记者也采访了目前仍在经营农庄的凌利生。

失望手握百余万赔偿金,但并不安心于工作

   12月5日,黄家光因涉嫌偷牛而向警方投案自首前,曾给凌利生打过一个电话,但因为当时在忙工作,凌利生没有及时接电话。很快,朋友给凌利生发来了信息,“说是黄家光被抓了。”但当时黄家光的电话已无法接通,凌利生打听之后确认了此事。作为曾经帮助他伸冤的记者,凌利生对黄家光涉嫌偷牛一事,感到心痛而又无奈。“十几年的牢狱让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有些扭曲,出狱后与社会脱节,没有接受到系统的心理辅导,再加上家庭生活不如意,这些原因可能导致了他自暴自弃。”在接受采访时,凌利生向记者讲述了黄家光出狱后的经历。据凌利生介绍,虽然手里有百余万赔偿金,但是黄家光出狱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并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2014年,黄家光出狱后不久,拿出二十万左右,投资入股了一个柠檬种植园,“干了一段时间就不做了,不知道是何原因。”凌利生说。坐吃山空不是长久之计,凌利生建议黄家光在老家盖栋房子。2016年5月份,凌利生投资开办的农庄开张,让黄家光担任总经理。当时,黄家光经媒人介绍,谈了个女朋友,比他小10多岁,两人一起在农庄工作,两人每月工资共6000余元。2016年10月,黄家光和女友结婚,凌利生还帮忙操办了婚礼。住新房、娶新娘、当总经理,外人眼中的黄家光似乎走上了人生的正轨。但在凌利生看来,事情并非那么美好,因为他很快发现,黄家光并不安于工作,反而喜欢赌博打麻将。凌利生在朋友圈中曾简单提过这些事,包括2017年大年初一,柜台丢了2000元,他报警后,黄家光让他不要再查了。凌利生告诉记者,后来,他三次发现黄家光偷拿农庄的鸡。

奈沉迷赌桌屡教不改,去年被农庄辞退

    更让凌利生难以接受的是,黄家光担任着农庄的总经理,但他和女友都不来农庄干活,“早上来打完卡就不见人了,我跟朋友去东山镇找他,发现他在巷子里跟人打麻将赌钱,第二天我问他才知道,连续赌了半个月。”因为赌博之事,凌利生规劝甚至骂过黄家光多次,“每次说他之后,他就好好干活,但过段时间还是老样子。”因为屡教不改,2017年5月,凌利生与农庄股东商议后,辞退了黄家光,“他好像也无所谓,说,那就不做了。”自此,黄家光与凌利生的联系逐渐减少,但偶尔黄家光也会给凌利生打来电话,“都是说些想借钱,还有老婆跟他过不好的事情。”凌利生向记者介绍,黄家光婚后没多久,妻子就回了长流老家,内中原因在他看来,也许是双方性格不合。凌利生告诉记者,两人经常吵架,在农庄上班期间,黄家光妻子曾几次向他哭诉争吵的事情,但他规劝也未见效果。而后黄家光妻子辞职回了海口,凌利生也与之断了联系。

2017年5月,从农庄离开后,黄家光又做了些什么?

    据黄家光身边知情人士介绍,黄家光曾前往甲子镇,在昔日狱友开办的一个农庄里干工,但“干了三个月又不干了,也是因为‘偷鸡摸狗’被‘炒’了。”此后,老婆离开、工作也没了的黄家光,更多混迹于东山镇附近的牌桌、酒桌上,流连于赌钱打麻将,甚至还借过高利贷,被身边村民及朋友戏称为“金钱光”——黄家光的“光”,也是钱花光的“光”。

呼吁不要一味指责黄家光,应给予其更多关怀

    虽然对黄家光的所作所为早已失望,但此次看到黄家光涉嫌偷牛被戴上手铐,凌利生心痛之余,更多的是可怜他。“黄家光身处冤狱的17年里,接触的大多是真正的罪犯,感染了不正确的人生观。虽然他出狱后得到了很多物质上的赔偿和照顾,但思想道德上的教育却没有跟上。”凌利生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回忆并总结了黄家光出狱后重被戴上手铐的原因。在凌利生看来,长年的牢狱之灾让他与社会脱轨,获赔后突然变成了财大气粗的“土豪”,身边吸引了一群社会闲杂人等,厮混过程中养成了酗酒赌钱的恶习。他自己对花钱也没有原则,很快挥霍一空,没钱后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另外,婚姻家庭的失败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凌利生认为,妻子回老家后,黄家光没有了家庭的责任和约束,更多时间与社会闲杂人等待在一起,本就没有正确人生观的他,最终一步步走向了犯罪。思考过后,凌利生认为黄家光走到今日的地步“怪不得别人”,但从更大的角度来看,“也不全是他自己的错,因为社会没有给到他真正的关怀和正确的引导。”凌利生告诉记者,近几日,有不少朋友给他发信息,表达了对黄家光一事的心痛,也有不少人指责黄家光“咎由自取”“恨铁不成钢”,但他呼吁,社会各界应该给黄家光一些宽容,鼓励他改过自新,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再次出狱后能重新做人,“至于我,我想我还会一如既往地帮助他。”凌利生说。

Copyright © 2018 SKT商贸集团 滇ICP备180010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