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流淌的月牙桥(第九章)/方长松

发布时间:2018-11-07 10:22  

流淌的月牙桥(第九章)

文/方长松

四为在姑姑家住了三个晚上,第四天回来了。

早上吃饭,平时一向大大咧咧的哥哥,这时显得有些谨小慎微、局促拘谨。爱兰也比平时的话少多了,基本上不说,埋头吃饭。四为知道事情已经成了。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平时很少作主的四为,这时显得大方而有主见起来。将嘴里一口饭吞咽下去,干咳了一声,然后开口说:

“哥,爱兰,我想我们的事,我们三个人一起商量一下。我想这样,你们看行不行?星期一、二、三,爱兰在我房间里睡。星期四、五、六,爱兰在你房间睡。星期天,随爱兰,她愿意跟谁睡就跟谁睡。”

大哥继续吃着饭,没有吱声。爱兰更不好意思说。四为等了一会,看他两人不说话,又接着说:

“哥,我们这样做,也是没有法子,姑姑说了,是为了救爱兰。我们也不愿意她回去。再说,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她也不好回去,回去没有脸见人啊!爱兰,你也要想开些,有两个男人喜欢你,照顾你,这不也很好吗?这一切都是命,我们得认命。”

“四为,哥感谢你!只要爱兰没有意见,我也就没有意见。”

“我能有什么意见?嫁到你家来了,一切都听你们的。”

“我还要说一句话。爱兰毕竟是四为名媒正娶的,在别人面前还要说是你的老婆。家丑不可外扬,我们对外不要说破。我回头去姑姑家说一下,叫她也不要对外说。”

这一顿饭就这样在边吃边商量着三个人的大事中,不紧不慢地吃完了。从此他们在家过着兄弟俩共一个女人的三人小世界的生活。最幸福的要算邓爱兰了。重活累活脏活兄弟俩抢着做,从不让爱兰沾边;好吃好喝的尽量让给她。爱兰一开始根本没有想到会过上这样的快活日子。很快,爱兰被他们两人宠养得白白嫩嫩,丰满妖娆。到了第三年的春天,他们共同的儿子也顺利地来到了这个世界,至于是谁的,谁也说不清,谁也不问这个事。他们给儿子取名吴萃。除了吴萃外,爱兰从此再也没有生过孩子。对外只能说吴萃是四为的孩子,孩子也只管把四为叫爸,把大为叫伯。其实大为的心里一直想的是自己的儿子。

有了吴萃后,大为觉得家里的田地太少,经济状况一直不好,特别是每年的3月到5月,总是“青黄不接”。家里头年收起来储存的粮食吃完了,而新种的粮食还没有成熟。黄谷子已吃完,青谷子未熟,所以青黄不接。每到这个时候,总是靠政府救济,靠政府发放春荒救济粮或救济款,才勉强维持生活,度过“青黄不接”的难关。日子过得紧巴巴。

这时,山里有许多青壮年人外出打工。他们到过年的时候,总要从外面带回来许多的新鲜的玩意儿。有的甚至还开回来了小轿车,那种十足的派头,骄傲的神情,令人羡慕,令人向往!一开始好几年,村里不断有人外出到东南沿海一带发达的地方去打工,大为从来不敢朝这个方面想。因为自己的父亲就是因为外出赚了钱,发了财,回来购置了田地、山林和房舍,而导致了房地产被没收;而导致了父母挨批挨斗;而导致了母亲撞柱而死,父亲溺水而亡;而导致了自己不能堂堂正正娶妻生子,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不能想法子致富,不能去赚钱挣钱,只能安贫乐道、安分守己、老老实实过穷苦的日子。可是村里人不断有人外出打工挣钱回来,不断有人开回了小轿车,做起了一幢又一幢江浙一带一模一样气派的小洋房,有的甚至刚脆在那发达的小镇、繁华的大都市买起了房子,接走了父母,过起了城里人的日子,享受着现代文明带来的幸福生活。而且越来越多的人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奔向他们美好的明天,从来没有听说他们要倒霉,也没有听说过他们有了钱担心这又怕那,更没有听说过谁整天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大为觉得世道是真的变了,现在是真的希望穷人们富起来。慢慢地大为的思想有所松动,有所放开。尽管自己五十多岁了,也想跟乡亲们出出看看,出出打打工,挣一些钱回来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说不定还能赚点钱回来,把爷爷手上留下来的破房子,翻新重建一下。

大为个头高,身体比较硬朗,尽管过不了几年就六十岁了,但依然有力气干重体力活。四为尽管比大为小七、八岁,但是个子比大为矮,身体也比较瘦弱。大为叫四为在家照顾好爱兰和吴萃,自己出去挣点钱。

春节刚刚过完,外出打工的人就陆陆续续离家返回工作岗位了。有的是去工厂做工,有的是去商场销售,有的是去酒后做服务员,有的是去家政公司做保姆、保洁员,有的是去建筑工地做泥瓦工、木工、漆工或协助技术人员做小工。大为没有任何手艺,干不了技术活,只能跟着土木建筑施工队做小工。只能干一些粗活、重活、脏活。那都是些搬搬砖,抬抬石头,搅拌混凝土或平整地皮之类的普通粗活。

大为跟着同村的阿强来到了海南省三亚市。三亚市是一个正在大力发展的城市,到处都是建筑工地。阿强把大为带到了他自己承包的工地。阿强只有三十多岁,前五、六年就出来打工了。一开始他帮别人做泥瓦工。后来慢慢在大包头底下承包工程。大包头只让他单包,就是只包工不包料,包把房子做起来,至于购买材料、与社会方方面面打交道一概不管。单纯,但利润低,且挣的是一点辛苦钱。就是这样,要包下一个工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既要有人脉关系,也要技术好,大包工头信得过,才能包得到工程做。阿强在三亚市做了好多年。好多大包工头都认得他,都信任他,愿意把工程包给他。大为来到的工地是在三亚市的西边,再往西走几百米就是大海。他从来没见过海,一直困在大山里,突然见到这么辽阔的水面。他激动不已,仿佛自己的胸膛全部打开了,感到从未有过的舒坦和兴奋。工地上一排排正在建造的楼房一眼望不到尽头。一幢楼房就像一座山,走在楼房下面,就像是在山谷中穿行。铲车、吊车、贷物运输车、混凝土搅拌车,你来我往,轰轰隆隆,嘈杂凌乱,尘埃到处乱飞。整天鼻子、嘴巴布满灰尘,耳朵里只听见轰轰隆隆的声音,跟人说话都要大声嚷着。站在楼上望地上的人,就像甲虫一样爬来爬去。这里没有山里宁静,听不到鸟叫,呼吸不到新鲜空气。特别是到了夏天,天气特别热,临时搭建的工篷房,里面味道特别难闻。往往十几个人住在一起,各种各样的味道都有。临时搭建的厕所也没有自来水冲洗,平时靠大家端水冲一冲,洗一洗,在烈日的暴晒下,更是臭味骚味冲天。正在施工的下水道,也不能用,要等房子盖好才能正式启用。工友们的洗澡水就地泼洒,污水横流。大为一到晚上闻着这些味道,都要呕吐。尽管这样,因为累了一天,很疲倦,他只要一躺到床上,立马就睡着了。实在是太累了,比不上那些年轻人,有力气,干起活来轻松。任何一个建筑工地都是这样,一开始环境都差,没有干净的水,没有正常的用电,道路不平,下水道不通,没有商店,没有任何娱乐设施,更没有医院和公共服务平台。天天穿梭在钢筋混凝土之间,呼吸着灰尘、污浊的空气,耳朵里塞满轰轰的噪音。天天重复着脏重的体力劳动。等到大厦建成了,所有的垃圾清理完毕,地平路通,自来水安装好,网络布置好,商店、酒店、医院、学校启用了,一切配套的生活设施、娱乐场所全都有了,该是人可以享受的时候。这些建筑工人,却离开了,又赶往下一个工地,又开始了他们新的脏重的工作。

第一个月做下来,阿强给他发了一千块钱。并且说,剩下的钱,待年终一次性补发给他。他们是做一天算一天。大为是做小工的,每天只有师傅们一半的钱。师傅们是两百块钱一天,他是一百块钱一天。大为拿着刚刚发到手的一千块钱,喜出望外。如果一个月天天都有事做的话,他每个月就能挣三千块钱。想不到一个月能挣这么多钱。只要能挣钱,在这里再苦再累,噪音再大,灰尘再多,空气再不好,气味再难闻,都是值得的。

年终了,农民工们纷纷准备回家过年。这时阿强找到大为说:

“大为叔,你春节就不回去吧?你一个人哪里不都是过?你在这里帮我看场子,十几天的时间,我发给你三千块钱,好不好?”

大为本来以为可以满心欢喜地回家过一个富裕年了,可以和四为、爱兰团聚了,可以见到儿子了。平时下雨清闲的时候,无事可做的时候,真的非常想念他们。特别想和爱兰睡觉,每次跟爱兰睡觉都是很温馨的。已经有一年没有见面了,真想啊!阿强那里知道他的心思。真的以为他只是一个人过日子。大为也不好明说,但是一想想十几天有三千元,而且还不用劳动,只是看看场子,很轻松就能得到这个钱。如果回家,这三千元不但得不到,还要花去一千多元的来回路费,不回去,这一千多元钱又省下来了。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喔!权衡来权衡去,大为还是决定留下来,给阿强看场子。

阿强回家走的那天,大为对阿强说:

“阿强,你把那三千元给我弟弟四为,另外我这里还有七千元,也帮我带给我弟弟。叫他们多买一点年货,过富裕一点。代我向他们问好!就说我在这里很好,有你照顾,叫他们不要担心我。”

“放心吧,大为叔。这一万元我一定带给他们。看看他们还有没有什么困难,我能帮的,一定帮到底。你就安心在这里过年吧!”

阿强说完就走了,丢下大为一个人在这里给他看场子。

Copyright © 2018 SKT商贸集团 滇ICP备180010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