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帐篷精神”为何成为华政人最难替代的记忆 | 改革开放40年

发布时间:2018-12-14 17:38          

一条苏州河,把华东政法大学长宁校区盘成半岛,一座华政桥连接两岸绿荫;一条宽且清澈的沈泾塘,静静淌过松江校区,连通了校园内外更多的河流……在每年的6月,无数青年才俊从这里收获满满地走出;而每年的9月,也有无数崇尚法治的青年学子,毅然走进这颗法学教育的“东方明珠”。

绿色的芳草地,富有特色的圣约翰建筑群,走在华政长宁校园里,可以从一草一木中,感知这颗“东方明珠”从点点星光,到熠熠生辉的发展脉络。

1979年复校时的“帐篷精神”成为无数华政人心中,最难以替代的记忆;松江校区的开辟,让无数对法学有向往的学子,有了一片新的“拼搏场”;“华东政法学院”更名为“华东政法大学”,开启了21世纪华政法学教育的新征程……

作为新中国创办的第一批高等政法院校,华政始终与中国法治发展同呼吸、共命运,从原先的“精英教育”变为“通识教育”,再变为“通才教育”,华政的法学教育方式也经历了巨大的改变。

79年新生入学时候的校门

“两落三起”,华政教育从“帐篷精神”起步

“芳草地红砖墙,百年学子拼搏场。坎坷复坎坷,潮落又潮涨……祖国未来担肩上,耀我明珠之光。”一首《明珠之光》,唱出华东政法大学66年的奋斗成长史。

1978年,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揭开了党和国家历史的新篇章。经历了“两落三起”的曲折与坎坷经历——1958年和1972年两次被撤销,华政也紧跟国家发展脚步,在1979年再次复校,向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发出了“东方明珠”的“法学之光”。

如今的华政,拥有了长宁和松江两个校区,占地面积达1300余亩,各类在校生2.1万余人,教职工近1400人。然而,每次说到华政“法学教育”的起步,必谈1979年,华政刚复校时的那个故事——“帐篷精神”。

复校后的那个9月,华政迎来了第一批303名学生。然而,除了复旦分校将东风楼归还华政外,其他校舍依然分别被市社科院、市卫校、市蔬菜公司、市果品公司、天山医院等所占用。当时,有人提出应该先造一幢院长办公楼。而以徐盼秋、曹漫之为首的一批党政领导一锤定音:先建图书馆与教学大楼。于是在华政的校园里搭起了五座帐篷……

华政校园里搭建的五座帐篷

“帐篷里天热的时候很热,天冷的时候很冷,里边光线不好,空间也很小……”、“有一台电风扇就不错了,下面都是泥地……”、“校领导在办公用房十分紧缺的情况下,在四号楼前的大草地上搭起了五座帐篷……”

从苏惠渔、杨存福和黄勤学的访谈笔录中可以发现,“帐篷精神”是学校复校伊始艰苦创业的真实写照,也体现着华政人凝心聚力,为我国法学教育事业作出贡献而执着努力。

曹漫之副院长在帐篷里办公场景

师资匮乏、青黄不接,缺少现成的教材和大纲,成为法学教育刚起步的三大“拦路虎”,而那时候的法学教育,走的是“精英教育”路线。政法类院校主要接受司法部的直接领导和管理,而大学生就业实行的是包分配制度。

那时候,华政的主要任务和立校之本,便是为社会培养各级各类法律专业人才,为国家司法机关培养后备力量。

“精英教育”成为“通识教育”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然而,高层次人才的培养速度和规模,越来越难以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求,高等教育的供求矛盾日益突出。面对着扩大招生和办学资源紧张的突出矛盾,华政交出了自己所特有的答案。

“在华政还没有扩招前,法学教育是职业教育、精英教育,法科大学生、研究生主要去公、检、法、司、安、民工作,而在扩招后,法学教育成为社会各个行业工作人员入职的基础之一,法律意识成为每个公民的必备要素。”华政的原校长,“掌舵”了华政16年的何勤华教授告诉记者,“这是好事。”

2007年6月9日,随着红布“刷”地一声揭开,“华东政法大学”六个大字,赫然出现在华政师生们的眼前。雷鸣的掌声宣示着“华东政法学院”从此变更成“华东政法大学”。这次揭牌也预示着,华政开启了“二次创业”的旅程,开启了21世纪华政法学教育的新征程。

华政更名为华东政法大学照片

“在当时,学校只有长宁一个校区,占地面积仅有200余亩,比司法部直属的其他几所政法学院明显要小很多,且已经没有可以挖掘利用的空间。此外,学校长宁校区是圣约翰大学的旧址,许多建筑都属于保护性的历史文物,不能改建、扩建,严重影响和制约了学校响应国家高校扩招政策而扩大规模、快速发展的需要。”

何勤华教授认为,松江校区的开辟和吸收更多的优秀人才,是华政应对法学教育扩招政策后“校区不足”、“教资不足”而走出的关键一步。

2002年,在上海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华政开辟了松江这一新校区,学校办学空间因此得到了空前提升,学校办学资源得到进一步优化,学校办学的规模也迅速扩大。办学规模为1998年办学规模的3倍,为1979年办学规模的35倍。

华政松江校区

随着办学规模的扩大,师资力量的充实也十分重要。“那时的华政,在吸收优秀的师资力量方面,主要依靠吸收著名学者和优秀的应届博士,或者是采取自己培养优秀人才的方式。”

何勤华教授坦言,“那是一段艰巨和长期的过程,因为招纳一名优秀且适合华政的人才,不是那么容易的。”

“通识教育”变为“通才教育”

“只有存得住梦想,守得住底线,耐得住寂寞,坐得了冷板凳,才能经受住环境的磨砺,成为志向明确、立场坚定的‘北极星’,成为亮度不减、热度不散的‘恒星’,成为德法兼修、文理通透的‘文曲星’……”今年的6月,又是一个别离的月份。

站在舞台上,身着校长服的叶青教授,正对着即将远行的“孩子们”,讲着“最后”的谆谆教导。台下即将离开美丽的华政校园的2900余名2018届本科毕业生为“母校将永远‘置顶’你们的成长动态”而热泪盈眶……这一批毕业生即将离开华政校园,去往各个不同的行业,发挥自己的光和热。

回顾历史,我们不难发现,随着时代的进步、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国际化程度的加深,社会对法律人才的需求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就政法类高校的毕业生而言,一方面,公、检、法、司这些传统的用人单位无法再容纳由于大学扩招而产生的大量毕业生;另一方面,由于法律实务部门工作内容的日益复杂化、综合化和开放性,他们也需要引进各种法律功底扎实,同时具有一定经济、管理、外语等专业特长的复合型法律人才。

法学教育领域的协调可持续发展,是华政实现更进一步发展的又一“拦路虎”。如何在这一背景下办好法学教育,占领未来发展的制高点,是学校面临的新现实课题。

“以学校2007届毕业生就业去向为例,92%的学生到了非司法机关工作,8%的学生到了司法机关工作。也就是说,十个人中有九个没到司法机关工作。”华政校长叶青教授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法学教育事实上已经是一种通才教育了。”

叶青校长对2018届本科毕业生致辞

面对这一新的困境,政法类院校只有对标综合性大学建设标准,依托上海地缘和法学学科优势,才能以超常规速度,在继续加强法学专业建设的同时,稳步发展与法学关联度较强的学科专业,建成以法学为主的学科专业群。

于是,华政便将资源整合,设立了新专业,如根据城市发展战略,设立金融学、国际经济与贸易等专业;注重特色发展、错位竞争,以设置专业方向的方式加强新专业与法学专业的交叉、融合,将传统专业办出特色;以新专业的建设,促进法学专业的发展,推动法学复合型人才的培养,丰富法学学科专业建设体系。

此外,华政还按照“分类培养、强化特色”的原则,依托优质法学教育和学科资源,先后设立了7个卓越法律人才培养实验班,探索出了本硕贯通制培养、中外联合培养、与实务部门合作培养、定向式培养等多种人才培养模式。

据了解,2017届卓越法律人才培养实验班的毕业生中,有110人考入北大、清华、交大等国内外高校继续深造,其中,34人被推荐免试攻读法学硕士研究生;51人被海外高校录取,而多数学生被录取到了英国伦敦政治学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排名前100的世界名校。

直接就业的学生当中,进入国家司法机关和律师事务所等机构的学生,占比达到了67%;西部班的毕业生全部到中西部法院、检察院工作;很多同学在本科毕业后,就直接进入高端一线律师事务所参加工作。

在未来,华政这颗“东方明珠”如何使“法学之光”发出更亮的光芒,针对下一步的发展,叶青校长告诉记者,当前,学校上下正在凝心聚力,坚持“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和“德法兼修”根本要求,全面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锐意进取,大力推进一流政法大学和一流法学学科、一流政治学科建设,努力将学校建设成为高水平应用研究型大学和令人向往的高雅学府。

Copyright © 2018 SKT商贸集团 滇ICP备180010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