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帐篷、烧烤晚餐、玫瑰古城……约旦,一个让人惊喜万分的国度

发布时间:2018-12-12 13:54          

        因为一本《文化苦旅》,我知道了佩特拉,一个在玫瑰色峡谷里建造的古城,人类在那里建起了不可思议的城邦,创造了辉煌,但不知为何,它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不为人知,直到18世纪被探险家发现,重出天日……余秋雨笔下的佩特拉闪耀着神秘的光芒,吸引着我一定要去看看。

      和朋友去约旦是从以色列出境。从耶路撒冷坐车到埃拉特,需要五个小时。车出了耶路撒冷不久,就是大片的荒漠,寸草不生,让人感到荒凉无望,不知道坚强的犹太民族是怎样在大片沙漠上开荒,用滴灌技术灌溉出一片绿洲,这就是生命的力量啊。

       南部口岸过关的人很少,顺利得就从以色列进入到了约旦。我们和沙漠帐篷的主人约定好,他派出租车来口岸接我们,于是我们就在口岸外面等。口岸门口特别空旷,只有一家出租车公司的棚子在那里,几个彪形大汉在那里等客人,大汉问过我们要不要出租车,我们说不用,已经订了车了,我和朋友就往对面的树荫下走去,不想和几个大汉站在一起。或许是知道我们的顾虑,出租车那似乎是头儿的大哥朝我们打招呼,那边热,还是站在等吧。还是很忐忑,但看他们没有恶意的样子,再看看这大太阳,只好在车棚下等着。

        过了半个小时,一辆出租车飞驰而来,司机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估计车棚下只有我们是亚裔面孔,他也不用找就知道是接我们。他又晃了晃牌子,用英语问了句“Wang”?确定就是我们的司机,于是上车前往瓦迪拉姆。

      车往前开,黄色的荒漠渐渐变成红色,瓦迪拉姆是一片红色沙漠,像极了火星地貌。《火星救援》就是在这里拍摄的,所以这里有些住宿建成太空舱的样子,透明的玻璃可以直接从里面看到星空。

       到了瓦迪拉姆小镇,坐着吉普车开始我们的沙漠之旅。想象中换上美美的衣服拍沙漠大片要泡汤了,皮卡一开,尘土飞扬,沙漠大片的想法算是彻底凉凉了。

      红色的沙漠里山丘突兀地矗立在那里,亿万年的风化让它们呈现出不同的风貌,有的像巨大的金刚,有的被侵蚀成佛祖的模样,形态各异,让人联想。

       车子在一些景点前停下,每个景点二三十分钟的观看拍照时间。看完一个景点,带我们的贝都因司机说,要不要喝茶,我们看着大太阳,说需要需要。走到旁边简易的帐篷里,一个老者端上来一杯茶,看着颜色红红的,以为是红茶,但一喝,像中药的感觉,特别苦,但很解渴,喝完烦闷也解除了,就是不知道茶是用什么做的。

       看过了风化的石桥、沙丘,傍晚我们到达了驻地。晚上的重头戏就是沙漠里的晚餐和看星空。八点左右,厨师把大家都召集到一起,来观看烧烤从地下被拿出来的时刻。只见两三个人拿着铁锹,把沙子从锅盖上铲走,随后整整三层烤架被端了出来,人群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可以吃饭了。

       烧烤有鸡肉,还有土豆、胡萝卜等蔬菜,配上沙拉、米饭,我吃了这几天来最美味的一顿饭。喝足吃饱,在营地中间的毯子上一躺,人间太值得了。

       这时整个宇宙都清晰地展现在我眼前,大片大片的星团美得让人想哭。没有信号,没有灯光,我失联了,像是被宇宙遗忘在这片荒凉的地方,时间、空间一下都没有了意义,也没有了烦恼、压力,人像一叶扁舟漂流在时间空间之上,好渺小。

       旁边坐着几个泰国朋友,大家就这样喝茶、聊天、看星空,很晚很晚都不想回去睡,这样震撼的星空难得再遇到了。

       第二天从瓦迪拉姆到佩特拉,营地的小伙子把我们拉到镇上,这里有直达佩特拉的小巴士。这个巴士像个国际旅行团一样热闹,拉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车上贴满了各种旅行地的标志,中间还放起了国歌,在这么偏远的沙漠地区听到国歌,感觉太亲切了。

       到了佩特拉,稍事休整,买了晚上佩特拉之夜表演的门票。我们就进了古城。佩特拉古城是由阿拉伯游牧民族纳巴泰人在岩石上敲凿出来的城市,一直是东西商路的重要中心,随着南北商路的开通,货物可以直接从南边的红海出入,佩特拉才逐步失去了原有的重要地位,最后渐渐被人遗忘,变成一座死城。1812年,瑞士一位探险家重新发现了这里,在销声匿迹了几百年后,佩特拉终于重见天日。

       先是走过一段两公里的蛇道,这是进入佩特拉的必经之地,是在峡谷里的一段狭长道路,身旁马车不断地来来回回拉客。走完蛇道,眼前豁然开朗,雄伟的卡兹尼神庙出现在眼前。惊叹于眼前的神迹,一千多年过去了,它还是如此高大伟岸,几乎没有受到破坏,如高高在上的神一样,让世人仰望。晚上的佩特拉之夜表演就在这里。

卡兹尼神庙

       再往前走,是剧院、城市主干道、墓穴等,它们在岩石上雕凿而成,遗址的岩石带有珊瑚宝石般的微红色调,在阳光照射下熠熠发亮。

       代尔修道院在更远的山坡上,沿着山谷里的石梯往上走了一个多小时,方才走到。修道院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非常宏伟壮观,坐在旁边小摊摆放的椅子上,来一杯果汁,吹着晚风,感觉刚才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代尔修道院

       晚上的佩特拉之夜表演,沿着摆放了蜡烛的蛇道再次走近卡兹尼神庙,夜色下的神庙更显庄严,古老悠扬的乐器响起,仿佛一下来到一千年前的佩特拉,我可能是路边的一个商贩,一个游人,见证了这里的繁华。

       纳巴泰人的佩特拉至今仍然是一个谜,曾经是那么的繁华与宏伟,似乎一夜之间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7世纪纳巴泰人败于罗马人后,一下子无影无踪,没有尸骨,没有典籍,连一点线索都未留下,仅有的一些刻在石崖上的图案文字,至今没能破译,只有一整座石头城让人去浮想联翩。

       从佩特拉到安曼,我们继续坐公交车。由于是安息日,坐车人很少,车子等了一上午才发动。到了安曼打出租车,出租车半天也找不到我们的酒店,按照导航就在附近,于是下车自己寻找。这时遇到一个好心的阿拉伯大叔,帮我们联系酒店,然后开车送我们过去。我们还在感叹,出门总是好人多啊。下午出去时就打脸了。

       在酒店休息后,出门打车去城堡山,两公里的路,我们先和司机约定好两约旦币,但等到了城堡山门口,下车时我给了五约旦币,因为没有零钱,结果司机不找钱,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看着五大三粗的司机,只能任宰了。好心情顿时被破坏。

城堡山上的遗址和博物馆里的展品。

       最后一天的杰拉什古城十分惊艳,去之前想着就是一个古罗马遗址,打卡一样的心情说去看看。因为要赶着中午出关回以色列,我们包车早早到了古城。

宏伟的广场。

       早上的古城空无一人,古罗马遗址保存的相当完好,大道两旁的罗马柱高高耸立,广场两旁的拱门十分完整,宏伟壮观,还有剧院、神庙,都保存得比较完整,让人仿佛看到一千年前的样子,只是物是人非,历史巨变,生出无限感叹。

城市主道,两旁的罗马柱高高耸立。

        徜徉在历史的长河里,不能自拔,早上阳光打在白色的大理石上,一切都熠熠发光,无法想象这么宏伟的建筑古代人是如何完成的。

       约旦之旅就这么匆忙得结束了,回想起来如同南柯一梦,在瓦迪拉姆沙漠,在佩特拉古城,在杰拉什古城,心灵一次次被震撼,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只能等着你来亲自感受了……

Copyright © 2018 SKT商贸集团 滇ICP备180010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