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大东胡同:曾经的郑州最长胡同

发布时间:2018-11-19 10:46    

文/赵成义

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一方自己终生难忘的地方,大到一山一水,小至一街一巷。我终生难忘的地方是郑州那条最长的胡同——大东胡同。我们家四代人曾在那里生活,其中爷爷、奶奶和父亲在那里走完了一生。我们兄妹四人及我的儿子则都是在那儿出生和长大的。

大东胡同位于郑州火车站附近,它三面临街,北起东三马路,南至陇海东路,西到乔家门,东面则与地势较低形若盆地的和平坊居民片区接壤。

大东胡同始初20世纪20年代,据文字记载,1920年,上海厂商林应民和魏铭三筹资两万元,在郑州选址今东三马路西头路南的一块空地上建设厂房,创办了大东机器厂,生产用于棉花加工及打包运输用的轧花机和打包机。因产品结构简单、操作方便而受到广大用户青睐,远销陕西、山西、河北、山东等地。由于该厂生意兴隆人气旺聚,不断有人在通往该厂的道路两侧搭建篷房,在此落脚打工或卖小吃和日用品等。逐渐形成了一条南北向宽5米,长近500米的街巷,街巷亦因通达大名鼎鼎的大东机器厂而得名为大东胡同。

郑州历史上名叫胡同的街巷共有30多条,在最早、最长、最宽等“郑州胡同之最”中,大东胡同以近500米长称王最长胡同。其实这也只是由东三马路通往陇海东路那条主干道的长度而已,并没有加上与此主干道相交,东西方向上分别通往和平坊片区和乔家门街的那两段胡同的长度。通往和平坊那段胡同,宽4米,长150米左右。通往乔家门的那段胡同宽3米,长约200米。此外,大东胡同还有若干条胡同内的胡同。这些小一些的胡同进出都是一个口,里面住着几户至十几户人家。

直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大东胡同还都保留着过去建造的水井。那时自来水还没有通到胡同内,居民用水需要到东三马路或乔家门接水挑水并分摊水费。所以大多数居民只是做饭烧开水用自来水,洗洗涮涮还是习惯用居家较近且不要花钱的井水。大东胡同的水井设置很有特点,均建造在三个通往大街的出口处,而且每个井台附近都有一块不小的空地及一个公厕。空地不仅是居民刷洗闲聊的公共场所,也是生意人流动经营的驻足之地。卖花生米的、卖烤红薯的、卖糖葫芦的;补锅的、修锁的、磨剪子戗菜刀的、加工爆米花的。井台边还经常出现一些职业自荐者。有掂着瓦刀找活儿的泥瓦匠,有拎着木锯期盼雇主的木工,还有希望上门当保姆或做奶妈的农村妇女。我是50后,孩提记忆中有一位慈眉善目的伯伯。他经常一手拿着稿纸一手握着钢笔,在邻近乔家门的那个胡同口伫立,见老年人过往,就笑容可掬地打招呼。他是专门帮人代写书信的,和我父亲很熟。

由于历史的原因,大东胡同的老人们大都没有进过学堂,我父亲算是比较特殊的一位。他从小上过教会办的学校,解放后参加工商管理工作又经过多次培训进修,实际文化水平不亚于现在的大学生。从我记事起,办事处和居委会干部就经常来我家。他们找我父亲都是让帮忙写东西的,出墙报、写标语、编排文艺节目等等。那时候,全社会都很重视精神层面的东西,办事处和居委会经常组织居民自编自演诸如诗朗诵、快板、三句半等文艺小品,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表扬身边的好人好事。

胡同记忆最深刻的是夏天。截止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虽然大多数居民家都用上电了,但供电十分紧张,仅供照明。那时谁家也没有空调和电风扇,胡同里的家又密不透风,居民们消暑纳凉的最好方式就是户外休息。女人大都是领着孩子在院里或家门口的路边歇息。男人们则大都喜欢拎着芦席到井台附近的空地上去。不光因为那里更通风凉爽,还因为那里人多热闹,富有家里所不可替代的情趣。每当夜幕降临,一个个群聊晚会便开始了。有说新闻的,有谈旧事的,有讲故事的,有猜谜语的。还有一些青年人乐于扎堆比造句比俏皮话,谁接不上来,就要翻跟头或打自己的嘴巴。

大东胡同是2001年10月开始拆迁的,两年后建设成了当时中原地区最大的地摊式服装城——锦荣商贸城。大东胡同与郑州已完全消逝的胡同相比算是比较幸运的。城改后她基本保持了原来的模样,甚至还保留了一座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原大东机器厂旧址上建造的楼房,居民们顺藤摸瓜都能找到老家的位置。大东胡同原来就如现在这个样子,呈非字形,像动物骨架。由东三马路通往陇海东路的那条南北向主干道如脊骨,与它相交的六七条东西向分支道路如排骨。只不过如今这条主干道和各分支道路两侧都是卖服装的商铺,处处充满着浓重的商业气氛,已经没有了原先的市井味道。

(文章配图为郑州老胡同和锦荣商贸城,来源于网络)

Copyright © 2018 SKT商贸集团 滇ICP备18001072号